2014年05月21日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 遭未成年轮奸致死(都未死刑)

  要知道太和殿就是以后他上朝所用的,他没拆掉龙椅,难道他想坐上龙椅与他的大臣商议,其实不是的,龙椅不拆其实是袁世凯不敢,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权威的象征。

  绫濑水泥案是日本近现代最的一案,者古田顺子遭一群未成年,事件性质非常的恶劣,并且在实施犯程的时候曾对者还进行过长期的,由于日本的未成年人保,让日本的青少年更加的。人古田顺子1988年11月25号,高三的古田顺子刚打完工准备起自行车回家,结果在上被宫野裕史和凑伸治骑摩托车在上晃悠的时候被发现,宫野裕史凑伸治去踢翻她然后宫野裕史去英雄救美,并且说要送古田顺子回家,顺子相信了他的话,于是宫野裕史在半上了本性,于是把顺子带到了酒店实施!

  

  者古田顺子

  在完事后11点左右,宫野裕史打电话到凑伸治家里,当时当时小仓让和渡边恭史也在凑伸治家。宫野裕史对小仓让说:我抓住了个女人,并且和她发生关系了。小仓听到后便对宫野说:不要放走那个女人。

  小苍提议说把顺子关起来,刚好凑伸治的父亲外出旅行去了,家中只有凑伸治的母亲跟哥哥,于是把顺子就在凑伸治的家里,于是从那天气,直到顺子被,她都一直被在这里!

  少女被带到凑伸治家后,四人轮流少女。当月28日深夜,这四人和另外两个不良少年E和F,一起聚到凑伸治家中。

  待的顺子宫野裕史想让同伴一起顺子,于是就给小苍还有E/F和兴奋剂,把顺子的衣服了,并且要求其他人都衣服,于是合伙对顺子实施了。

  宫野裕史拿出了剃刀,将少女的都剃掉了,并且在她的阴部擦上了火柴点燃,然后对顺子实施,看到顺子被火烧的样子,其他人都觉得很有趣,由于他们害怕超行凑伸治的母亲,就用枕头盖住了顺子的脸,不让她发出声音。

  11月30日下午9点左右,凑伸治的母亲第一次看见顺子。她对凑伸治说:快点让她回家吧。但是一个星期后她发现顺子还在家里,她直接对顺子说:你快回家。

  

  但是顺子离开不久后,被其中一个少年发现,抓回,最后被害人还是没能回家。

  并且还顺子打电话回家,让她撒谎说离家出走,于是顺子五天打三个电话回家,让顺子的父母以为顺子是离家出走。

  在12月初的时候,顺子趁者在睡觉的时候,偷偷的从二楼跑下来想要拨打报警电话,但不幸的是,被在附近睡觉的宫野裕史发现。在正要询问的时候,宫野抢过电话回答:没事,是误会。

  宫野和小仓因为这件事,对顺子进行疯狂的,不仅对她相加,宫野还用打火机在女生脚踝点火,使她烧伤,还顺子喝天拿水、威士忌和烧酒等。

  忍不住想要求死的顺子12.10号的时候顺子像者说想要回家,宫野裕史问她,你回到家怎样和你妈妈解释?顺子回答:这段期间我一直在新宿玩。宫野说:你穿着学生的衣服能在新宿玩这么久吗?说完又开始她,并且在之前烧伤的地方又涂上打火机的火水,不停地点燃、熄灭。

  顺子说只要肯放她回家她什么都愿意做,于是宫野裕史和其他的不良少年就要求顺子的调迪斯科舞曲,并且还让他,并且用马克笔在顺子的脸上画胡子,还会用铁棍去她!

  他们还会借口猜到了顺子的尿液,多次借机顺子,看到顺子由于而变形肿胀的脸,她们表示非常的开心,随后宫野裕史看到顺子肿胀的脸也非常的开心,开始顺子,并且在顺子的大腿,手等部位倒上油,在用打火机点燃,导致顺子到处都是烧伤。

  

  这个时候,顺子已不了他们的,她哀求他们不如杀了她。

  顺子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在加上宫野裕史的,导致身心陷入极度衰竭的状态,面部,手脚因为烫伤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而溃烂,甚至连去楼下上洗手间都很困难,她只能终日躺在被的地方凑伸治的房间中。抛尸1989年1月4日,宫野裕史打了通宵麻将,一直输钱。之后他去了渡边恭史家,小仓让、凑伸治两人也刚好在场。四人打算去家庭游戏机室玩,但是因为打麻将输了,宫野裕史想去顺子来。

  

  于是一起去了凑伸治的家里,那时候的顺子已经陷入了极度衰竭的症状了,由于宫野裕史他们的,顺子已经开始抽搐痉挛,虽然说他们已经开始意识到了顺子这样会死亡,但是还是继续,做出一系列的,导致顺子的血从烧伤的迸溅出来整个房间也全部都是顺子的血!

  他们害怕顺子的血弄脏自己的受,就用塑料袋包住手,用拳头顺子。

  更过分的是,宫野裕史拿出重1.74kg的铁球,用力击打顺子的大腿。小仓让他们三人也学着宫野,轮流用这个铁球击打几十次,渡边将铁球举到与肩一样高的地方,将铁球砸到顺子的腹部。

  

  宫野裕史还不断将挥发性的油涂在顺子的大腿上,用打火机点燃。虽然顺子一开始想用手灭掉火。但是最后她还是没能作出反应,静静地躺在地上,从早上8点持续到10点,在长达两个小时的下面,

顺子因为重伤,在当天晚上10点左右死亡。

 

  他们将尸体用毛巾包起来,放到大型旅行袋中,用胶带封住。

  宫野事前从自己工作的地方借来一辆卡车还有一些水泥,从附近的建材店偷来一些沙子和混凝土块,在卡车上将尸体和从附近拿的金属大桶搬到凑伸治的屋前,几人将搅拌好的混凝土和装尸体的袋子放进大桶里,还放入水泥块进行固定,并将黑色的塑料垃圾袋盖在,用胶带封住。

  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3人在当天下午8点左右,用卡车将大桶搬去东京都江东区若洲的垃圾场(现在的若洲海滨公园内)。

  判决四名加害者从东京家庭裁判所被移送到监察厅,接事判决。

  1990年7月20日,东京地方裁判所刑事四部的判决中,主犯的宫野裕史被判处17年有期徒刑。小仓让被判处5年以上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提供场所的凑伸治被判处4年以上6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渡边恭史被认为与在四个人中,案件关联性最小的,被判处3年以上4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这个案件的恶劣程度,日本的未成年保也真的是搞笑,哪些不良少年,对于此事小编只想说他们还是个孩子,千万不能放过他们,最关键的是的地点是在高级的住宅区,但是无一人报警!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