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曝光!揭秘:胡文海杀人案经过

  原有的教情绪在现实利益冲突的下,使人们本来已有的反犹情绪更加激烈,从而加剧了对的。在这种社会氛围的熏陶下,的仇犹反犹观点逐步形成,并迅速成为了这股社会情绪的主导力量。

  ,一个犯,大家可能没听过,他因承包煤矿失败,村支部人员贪污未果,而于2001年10月26日晚上持枪杀村干部及与之有过节的群众,致14人死亡,2002年1月25日被执行死刑。这本是一桩的案件,然而随着山西犯的最后一段话!让人们看到了案的背后隐情。下面就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山西犯的最后一段话

 

山西犯

  :知道为什么逮你吗?

  :知道,杀了点人。

  :杀了一点?你杀了十四个!

  :不止十四个吧!

  :那你说多少?

  :我记着是十七个。

  :死了十四个!

  我不记的还有活的,我都拨拉过,看谁象没死的,就再给两枪。那就是没杀净。

  :你知道后果吗?

  :(对满脸媚笑)知道、知道,我得给人家抵命。

  :后悔不后悔?

  :咋不后悔?有个娃娃不该家,你们一说,才知家是串门的。再就是,该杀的没杀净。

  :你还想杀谁?

  :就那几家的男人。

  :你为啥家?

  :他们当村支书和村主任时,三年挥霍贪污了至少五百万。三个煤矿让他们卖了两个。我到镇上没人管。

  他们就恨的我不行,就想整死我。99年6月19号,我到地里浇水,兄弟(其中一个满门被杀)借口和我吵架,往我头上劈了三铁锹,我缝了几十针。

  要不是头硬,早让他们劈死了。(村支书)派人找我,要出钱私了,我不干。从那时起,我就起了杀心,本来准备今年三十晚上下手,那时都看春节晚会,能杀干净。

  6月19号,我把(支书)和村会计叫来,让他们写贪污了多少,他们不干,这时外面有声(过的警车),xx(会计)就气粗了,指着自己的脑门说:文海,有本事朝这里打。我就给他脑门上一枪,把他了。他还以为我不敢。没有办法,只能提前动手。

  山西犯:,赴义

 

山西犯押赴刑场

  后来,当记者再问他后悔不后悔时,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遗憾、没有死净的话,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据分析,他是担心给他父母妻儿留下后患。

  记者问他为什么连孩子一起杀时,他蛮有道理的讲:不把他们也杀了,他们长大要我家娃娃

  法院审判时,他站的笔直,捧着自辩书大声朗读,就象农村劳模发言。共同受审的还有一个帮他的朋友,胡答辩时说,他朋友没有,跟着他是一直劝他不要杀。

  这时,控方指出,一个者(装死躲过)指证他朋友拿斧子砍过他。胡答辩,我一枪打的他趴在地上,他就再没回头看过,是我捡起斧子砍他的。

  控方又指出,他朋友拿钳子夹者。当即辩道:是我拿枪逼他干的,他不夹者,我就****打他。明目张胆的大包大揽。

  判死刑后,退庭时,胡逮着一个审过他的就握手,边握边说:先走一步,先走一步。那么些,躲也躲不及他,实是滑稽。

  2001年的12 月25日,也是人的圣诞节。那天,山西晋中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特大枪杀14人案的3名被告人。最后,有2人判处死刑、1人判处无期徒刑。

 

犯不后悔

  第一被告人依程序在最后陈述中说到: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此,我不断的去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自己从小的性格就是,敢做敢为。

  村里的那些无势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然而,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百姓,村里的小煤矿(村民冒着生命)等企业的 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

  4年来,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反映都石沉大海,、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

  可是,我们到那里去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我去机关报案,那些只挣着工资的人民的公务员开着30多万元买的小车,根本顾不上办案,甚至和村干部相互老百姓。

  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

  ,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人了。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听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掌声,审判长急忙[!--empirenews.page--]

  案起因

 

案起因:状告无果

  ,男,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大峪口村人。据村民反映:从小就是村里有名的愣人,十几岁时变得很好,但后来又旧病复发。

  胡的性格十分怪异,别说是谁敢对他不满,就是看你不顺眼也要下手教训你,许多村民都被他教训过,具体有多少,谁也说不清。

  前几年,当胡根生任村支书时,曾经承包过3年村办的大峪口煤矿,据几位村民讲,也不知什么原因,还白白多包了两年。

  五年后,大峪口村决定采取公开招标的办法将煤矿重新承包,由于别的村民出价高,村干部决定将煤矿交与他人经营,但执意要以原价续包,作为一名村干部,胡根生自然不可能答应的无理要求。从此,便恨上了胡根生。

  在此次枪杀案中去世的冀金堂是前任村长。那么,他又是如何得罪的呢?

  据冀金堂的女儿讲,大概是去年,由于当年承包煤矿时,曾用一辆吉普车顶了应交村委会的2万元承包费,但不知何故,胡所交回的汽车不慎丢失,也不知为啥,村会计也一直没有下账。

  此事被得知后,当即找到冀金堂的商店将冀一拳在床上,并满口乱嚷:你是不是想害我?冀辩解说:害你?害你还能让你白包两年吗?听后自觉,扭头出去走了。

  本案的另一死者高彦苏,51岁,至今未成家。他的弟弟叫高三子,娶的是另一死者原村支部副李利生的姐姐,大约3年前,因为浇地一事曾过高彦苏,此后,他经常一见高家两兄弟的面就动手。为了免遭,高三子不得不长期寄居榆次。

  案经过

  10月26日晚上8时许,刘海旺将胡根生约至家中,用枪逼住胡根生让其打电话把李继约来,李继来后,要求他们写材料,这时,双方发生激烈争执,,将李继,胡根生不敢犹豫,扑上去从手中夺枪,但站在一边的刘海旺用劈斧砍了胡根生两下。

  胡根生倒地后,又朝他连开两枪,所幸没有击中要害,胡根生不愧是搞治保的出身,他知道面对已经失去的,再无疑是自找死,索性趴在地上装死,逃过一劫。

  等人出了院门后,胡根生拼尽全力逃向山底煤矿,并爬上了一座值班人员居住的小平房,矿上工人报警后,警方及时将他送至医院,并从他这儿了解清了作案人是谁。

  另据受伤者胡拉弟和其女儿冀某讲,26日晚上10时许,冀金堂和胡拉弟头朝窗户睡在商店里,究竟是怎样砸破玻璃的,胡拉弟也弄不清,在一声沉闷的枪响过后,冀金堂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头部中弹身亡,当胡拉弟伸手拉灯时,又朝她连开两枪,并迅速离去。

  胡拉弟开起灯后发现丈夫已经死了,他想下床打电话,但剧烈的疼痛却使她动弹不得,无奈,她只好任由身上的伤口不断出血,躺在床上等人来救。

  当来到李利生家时,他先喊叫开门,毫无防备的李妻赵银莲刚一开门,即被一枪击中眉心,倒地身亡,听到外边枪响,李利生情知不妙,的本能使他一个箭步冲出屋外欲跳墙逃走,但被已经赶到的击倒在地。

  李利生16岁的女儿李瑞萍刚于下午从榆次区晋华中学返家,当时,她正在屋内看电视,杀红了眼的一枪托砸烂了窗玻璃,伸进枪管将李瑞萍。

  万幸的是,李利生9岁的儿子听到枪声和父亲的声后,赶紧钻到了床底下,并强忍惊恐,一声不发,终于从死神手中捡了条命。

  胡三计家有四口人被杀。当时,胡三计正和郭建勇、安增玉三人坐在南房内看电视。

  闯进院门后砸烂了窗玻璃,胡三计等三人在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时,即将他们射杀。胡三计的儿媳张素花当时已经在北房入睡,听到枪声后正要起身时,也被射杀在床上。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