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女子竟被拾荒男当街砍死!揭秘:拾荒男砍死女子事件始末

  太武帝拓跋焘

拓跋焘

  自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经济得到了高度发展,人们的生活也越过越好。但在这美好的背后,却隐藏着很多暗疾,一旦爆发,将给严重社会的秩序,人们的生命。这不,就在不久前陕西西安,一女子竟被拾荒男当街砍死!听着是不是很吓人,这叫人以后还怎么敢一个人上街啊?那么拾荒男砍死21岁女子原因是什么呢?下面就由小编为大家揭秘。

  女子竟被拾荒男当街砍死!

  昨日下午6时许,一条东大街一女子被砍死,场景的微博受到网友极大关注,之后多名网友跟帖,确定了此事件的发生。下午6时30分记者赶到现场,一名年轻女子的尸体被白布盖着,周围已被警方拉起了警戒线。

 

女子被拾荒男当街砍死

  下午6时许,东大街由东向西的车道出现严重拥堵。在东大街案板街南口向西约50米的西安烤鸭店门前,围观市民将人行道围得水泄不通,警方已对现场进行。

  在案发现场,一名年轻女子的尸体被白布遮盖,女子脚上穿着一双带蝴蝶结的凉拖鞋,尸体旁还有一个暗红色的拉杆行李箱。围观市民纷纷议论着这起恶性事件。一名女士说,东大街是闹市区,怎么会发生这么的事情?还有围观市民说:太了,到底是什么怨恨,会导致把人当街砍死?

  目击者姜师傅说,昨日下午5时30分,他正在案发现场的边抽烟,看见一20岁出头的年轻女子拉着一个行李箱过。年轻女子身穿白色连衣裙,手上还挎着一个橘色的小包。

  这时,与女子迎面过来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该男子拉着一个木头架子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还有一些旧饮料瓶。两个人相向而过后,不知是不是因为发生了碰撞,继而发生了口角,突然该男子从架子车上抽出一把菜刀向女子脖子砍去。女子被砍倒后,男子又蹲在地上继续向女子脖子砍了几刀,女子的脖子几乎被砍断。

  拾荒男砍死女子事件:目击者回忆

  姜师傅说,回忆起当时的一幕,他仍心有余悸。另一名目击者梁师傅说,砍人男子上身穿一件军绿色长袖衬衣,下身好像穿一条黑色长裤,看起来穿得还比较整齐,身高1.7米多一点,留着小平头。作案后,男子重新拉着架子车慢慢地向西华门方向走去。案发后,梁师傅赶紧拨打了120,手机显示当时是下午5时37分。

 

拾荒男当街砍死女子后淡定洗手

  还有目击者称,砍人男子拉着架子车走到西华门十字后看见边花坛里有浇花的管子在流水,还用水冲洗了手上、脚上和刀上的血迹。

  一名在案发地附近工作的女士说,近段时间该男子经常拉着架子车从东大街上经过,前几天穿着白色衬衣,还戴一副墨镜,脸上的表情总是显得很高兴。

  还有一名老人说,昨天下午他看见砍人的男子拉着架子车是从东门一直走到钟楼附近的。

  拾荒男砍死女子事件:警方事发前曾发生口角

  昨日下午6时许记者获悉,警方在西华门附近将嫌疑人抓获。晚9时许,新城西一员罗小刚向通报了案情经过。

 

拾荒男砍死女子竟因发生口角

  罗小刚说,昨日下午5时40分,西一接到110指挥中心指令,在东大街与案板街口有人持刀,要求紧急布控。西一巡逻两分钟赶到现场,发现一名女青年躺在地上,当时在东大街烤鸭店门前。

  有一名目击青年指证嫌疑人往钟楼方向逃跑,他的三个朋友已紧跟其后。带领该青年沿追踪,在西华门电信大楼门前,在群众的协助下将男子当场抓获,并查获菜刀一把。随后,嫌疑人被带回审查。

  经,女青年已当场死亡。罗小刚说,死者姓陈,21岁,岚皋人。至于该女子在西安从事什么职业目前仍在调查。据了解,者和者之前并不认识。

  经审查,者田荣荣,24岁,彬县人,在西安以收废品为生。昨日,在东大街西安烤鸭店门前与一过女青年发生口角,于是用菜刀将其砍倒。

  罗小刚说,

得知案发后警方不足1小时即破获,省副厅长、西安市局长杜航伟对快速反应和警民合作,表示感谢。

 

  有人怀疑嫌疑人的有问题,罗小刚说,从目前的询问看,嫌疑人很正常。下一步,警方将想方设法通知其家人。

  听说,这个人长期在此捡拾垃圾?记者问。我们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人罗小刚说。

  对于菜刀来源、发生了什么口角等问题,罗小刚说,均仍在调查。

  拾荒男砍死女子事件:市民

  男子后,从钟楼到北大街沿途还在拾瓶子

 

拾荒男砍死女子后沿捡瓶子

  昨晚7时许在西一,记者见到了4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性市民。他们说,自己帮助警方将嫌疑人抓获。

  4人均表示,事发时他们刚好过,就听见一声。

  一名年轻男子说,当时就看见一个男的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向年轻女子身上砍了几下,然后将刀放在了他的木制架子车里,盖上帆布,拉着木架子车准备离开现场。当时,周围市民瞬间散开了一条,嫌疑人目不斜视慢悠悠地向钟楼方向走去。记者在西一内见到了者拉着的木制架子车,车上放着水杯、纸袋和大量废旧塑料瓶。

  4名目击者说,在现场周围的市民都被惊呆了,他们拨打了110和120,又做了分工,由一人留在现场,等待警方及救援车辆,另外3人跟随着嫌疑人。

  前去跟随的3名市民表示,因嫌疑人身上有刀,担心发生意外,于是默默跟随。那名男子走到钟楼,沿着道继续向北大街方向走,沿途大概有四五个垃圾桶。在每个垃圾桶前,该男子都会驻足向垃圾桶内多看几眼,偶尔翻一翻,他一点都不紧张,好像跟没事一样直到走到西华门电信大楼附近的花坛旁,嫌疑人停了下来,坐在一旁休息。此时,警方已带着驻守现场的男子赶来,一同将嫌疑人。

  当时嫌疑人也没有,我们摁住了他的手和肩膀,和一起将他押到车里协助的市民说,我问他为什么要?他说不想活了

  这种事谁遇到都会见义勇为的,他的手段太了,没一点人性在西一内,4名男子依然很愤慨。

  拾荒男砍死女子事件最新情况:男子面对讯问丝毫不惊

  昨晚10时许,记者在西一讯问室内见到了田荣荣。该男子短发,默不吭声,穿着浅绿色短袖、黑色裤子,光脚戴着手铐,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皮肤较黑,指甲里黑泥很厚。

 

拾荒男淡定面对讯问

  面对镜头及不断闪烁的闪光灯,田荣荣眼神中并未流露出惊恐。近1分钟后,他将头转向左侧,面对着墙,不再看镜头。记者在房内待了四五分钟,田荣荣不吭一声。

  由于还要进一步调查,警方了记者的采访。

  目前,新城西一已将嫌疑人田荣荣移交案发地碑林柏树林处理。今日凌晨零时许记者获悉,田荣荣已被碑林警方刑拘。[!--empirenews.page--]

  拾荒男砍死女子事件后续:家人伤心

  盼女儿,陈某的母亲已盼了近半年。然而6月24日从迎回的,仅仅是女儿的行李。抱着带血的遗物,陈某的母亲泪如雨下

 

  事发前她给小妹买了裙子 还打电话问妈妈想我不啊?

  6月21日,网站和微博所发的案发现场的照片上,那个红色拉杆行李箱静静地倒在陈某身旁。事发数天后,陈某的母亲从领回了这个箱子,用湿布擦去箱上的血痂,整理女儿的遗物。全家人都知道陈某爱美,但除了换洗用品,箱子里属于陈某的衣物并不多。箱子里的裙子,是陈某给17岁的妹妹买的。

  大姐说,我穿这条裙子会很漂亮陈某的小妹说,我们家住在山区,每年大姐回家,都会给家人带礼物。她今年元旦没带礼物,还很内疚

 

被害女子的行李箱

  在行李中,记者见到了陈某的手机。根据通讯内容,21日上午,她乘火车抵达西安后,不断和上海的朋友报平安。她给我说,再有几个小时,就能回家见到她妈了。在上海的时候,她就天天念叨她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说。陈某的小妹说,她就是想给妈妈一个惊喜

  事发当日下午2时20分,想我不啊?想不想让我回家啊哈哈,妈妈,我到西安了陈某妈妈学着女儿的语气,回忆最后一次通电话。

  下了火车不久,陈某和朋友见了一面。下午4时许,她与堂妹相约准备在端履门十字见面,但在上发生了意外。

  小妹知道后仍给姐姐手机发短信我不要你死,你起来陪我吵架

  陈某17岁小妹得知消息后,始终无法面对这一切。当时,手机仍在手中。6月22日凌晨,她不断发短信、打电话,希望一切仅仅是个玩笑:

  大姐,你咋那么狠心?我不要你死,你起来陪我吵架,陪我打牌,给我做饭吃

  你起来,我知道你不忍心,因为你不会让爸妈伤心难过的。你最乖了,你起来啊,你知道吗?妈妈天天盼你回来,好不容易听你说回来,妈高兴得跳起来,可是我知道这不是真的,是你们合伙骗我们的,对吧?你回答我,回答我好不好?求你了,回答我,我啥都做

  由于学校催得紧,陈某的大妹6月24日提前返校。临走前,大妹给她买了一束百合花,并拿走了那张未绣完的十字绣,希望能完成姐姐的作品。

  她做过收银员当过饭店服务员 回家前还劝爸爸别在矿上干活了

  陈某一家6口目前已赶到西安,挤在距不远的一间旅馆内,一天两间客房共计190元。对于这个山区家庭来说,这已经是笔不小的开支。

  陈某的父亲在矿上工作,几次工伤后未认真休养,肩部、腰部已无法负担重活,年收入2万元左右,这也是当时全家唯一的收入。陈某的母亲没有文化,也没有工作,家里也没有地。此外陈某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为帮助家里,陈某16岁便出去打工。

  陈某的母亲说,她根本不想让女儿那么早出去打工,但家庭经济现状让她没法女儿。她在超市做过收银员,在饭店当过服务员她觉得很女儿,在别的孩子还在上中学时,女儿就要负担起这个家。

  陈某也一直很懂事。她知道父亲身体不好,准备回家的几天前还不断发短信劝父亲别去矿上干活了。爸爸,你别在那里做了矿上太了。你回去行不行,你出事了你叫妈妈怎么办?回去吧,现在我都能每个月挣3000了,你回去吧,账慢慢还嘛,账我来还嘛,你回去吧。

  我们就是想要个说法,就是想要个结果,我们就不认识那个男的,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女儿?陈某的母亲握着女儿的手机,很是伤心。手机里存着陈某的照片,这是女儿在最后的记忆。

  捐助:市民送来800元女孩母亲泪流满面

  昨日在旅馆内,来了4名陌生市民,给陈家送来了800元。

  我只是希望,大家都能伸出手帮帮这个困难的家庭。其中一名姓霍的男子,在钟楼一家通讯器材店打工。

  霍先生说,他目击了现场,唉,真凄凉当时就想给她家捐点钱。都是人,将心比心,既然我遇到了这事,可能算是我和她家有缘,尽我一份心,就当我们给朋友了

  拿着霍先生等4人送来的800元钱,陈某的母亲泪流满面,颤颤巍巍从床边给霍先生。霍先生扶起陈某的妈妈说,他也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知道一个家庭失去亲人后的那种悲痛。很惭愧,我也没多少钱,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霍先生说,希望案子能尽快审理。如果可以,我想参加小陈的葬礼,希望能送她一程,希望这个女孩在另一个世界可以幸福地活下去。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