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浙江张氏叔侄冤案 枉坐十年牢狱之灾

  10、AquaDeco (12美元):

   2003至2013年浙江张氏叔侄坐了十年的之灾,10年后,两人终得清白,当年的案件到底是这么回事呢?一个小小的案件为什么让演变成中国十大冤案之一的浙江张氏叔侄冤案呢?浙江张氏叔侄冤案2003年5月19日,杭州市西湖区留下镇留泗东穆坞村段水沟内发现一具女尸。当地机关侦查认定,是当晚开车载货、受托搭载被害人的安徽省歙县张辉、张高平侄叔俩所为,那年张高平38岁,其侄子张辉27岁。在长达七天七夜的后,叔叔最终交代,用锤子砸死了女孩。但事实上,女孩是窒息而死的。后来,他和张辉被关入警方安插了牢头的,不按照他们说的抄口供,就要浙江张氏叔侄冤案。最终,他们按照牢头的意思了口供。在犯罪时间对不上、地点指不清、连人指甲里的DNA都属于第三者的情况下,就凭着这两份口供,叔侄二人被送进。

 

浙江张氏叔侄冤案出狱图当事人回忆浙江张氏叔侄冤案尽管已经过去10年,张高平仍然清楚地记得当天所有的细节。2003年5月18日晚,张高平和张辉开着大货车从安徽歙县去上海送货。当时正是时期,晚上9点钟左右,大货车经过县城一个检查站时被拦下。回忆当时的情形,张高平说自己正在后排卧铺上休息,车停下时他还让张辉快点开,结果有人爬到了副驾驶的窗边。我一看是我认识的,他开出租车的,让我带个女孩去杭州,我还说我们去上海,到杭州都半夜了,不方便也不安全,他说没事,有人接,到地方把人放下就行了。浙江张氏叔侄冤案张高平说,在车上,他还跟女孩聊了一会,问她为什么不等到第二天搭大客车去杭州,非得半夜走。她说自己是本地人,跟母亲闹矛盾,要去杭州打工,我听她口音跟我老婆很像,聊了几句,我就又去睡觉了。到晚上11点多钟我们下来吃夜宵,她说不吃,等我们吃完上车时候看见她在车里吃豆腐干。我们问她到底在哪里下车,她说到杭州西站,她姐夫到那里接她。我们开大货车,平时是不敢进市区的,到了杭州城外一个收费站,大半夜也不敢把她一个人扔在那,我就跟张辉说干脆进城把她送去西站。一上也幸运,没碰到,到西站时候,没人来接她,她要下车到电话亭打电话,我把手机给她,帮她拨了号码,结果她姐夫又让她打车去钱江三桥。她问我从这里打车去要多少钱,我说至少五六十元。她又问我西站有没有旅馆,我还说你不下车看怎么知道有没有。她又不吭声了,也不下车。我想反正我们也要经过艮秋立交桥,那里离钱江三桥就很近了,打车也就10块钱,就说把她带到那里去。张高平说,到了钱江二桥附近的艮秋立交桥,他下车给女孩指了指,女孩还问张辉要电话号码。她从包里掏出个本子要我们电话,张辉给她写了三个号码,第一个是张辉的,第二个是家里的,张辉还问我的号码给不给她,我说给她给她,就把我的号码写在第三位。说了几句客套话分开后,叔侄两人从钱江二桥上高速,一开到上海。张高平的固定客户是歙县当地一家电缆公司,基本上专线跑上海送货。5月23日,浙江张氏叔侄冤案张高平夫妇和张辉又去了一趟上海,卸完货后,张高平说,他去宝山区宝杨中队交了200块罚款,之后开车返回。晚上12点多钟,在那天晚上女孩上车的地方,把他们的车拦下来。问我手机号码,我就报给他,他一听就说就是你就是你,下来下来,我们就下车了。他很凶地让我们三个蹲下,双手抱头,我还说有话好好说,这么凶做什么,他们不让我说话,把我带上一辆吉普车,我看是警车的牌照,当时以为是开车刮蹭了别人的车自己不知道,在车上我还问这车是不是三菱帕杰罗,但他们都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们问我前几天是不是带过一个女孩去杭州,我说是,他们就再也不说话了。张高平被带到县里的,把他带人的经过说清楚了,第二天又被带到杭州西湖区队。我电话还一直响,我怕耽误客户的事情,想接电话告诉他们出了点事,让他们找别人拉货,也不让接电话,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张高平说。最后,他才知道他们那天开车带的女孩名叫王冬,被人、赤身地抛尸水沟。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楚,把经过讲给听他们都不信,在队里审了我几天几夜,用各种方式我,不让吃饭睡觉,拿烫,往身上浇冷水,把我按到地上让我闭上嘴往鼻子里灌矿泉水,往两个鼻孔里插烟,用毛巾蘸肥皂水往我眼睛里弄张高平说不下去了,掏出烟一根接一根地抽。在牢里面没有钱买烟,基本上不抽烟了,回来说起这些事,烦恼压力大,抽烟抽得头痛。在队里受尽,张高平还是不,七天七夜做了两份无罪记录,之后他又被送进浙江省所。在所里,开始有人逼他。所里的打我,来说态度好、就不会从严。我说我没犯罪,被牢头打得受不了,他们写好了犯程给我看,让我抄,我不抄,他们又。第二天也是找各种理由,到最后我都爬不起来,逼得没办法,只能抄了牢头写好的过程。张高平告诉本刊记者,他把牢头写的原稿偷偷藏起来一张,第二天时候告诉警方自己是迫的,还把原稿给看,可是这并没有改变什么。回到所,他又被牢头惩罚,受到更严苛的对待。牢头让我每天晚上抓50个蚊子才能睡觉,我拖着走来走去,全都是血。他说。从那天被警方带走后,张高平和张辉一直被分开审问,叔侄俩的差不多,同样的,同样的手段。唯一不同的是,张高平并不知道自己抄下书的是谁,而张辉则知道自己的人叫袁连芳,这个名字在里多次出现,终于在几年之后引起了律师朱明勇的注意。判决张高平和张辉一遍遍地告诉办案人员整件事情的经过,在张高平看来,作案时间对不上就是之一。我们开车带了她那么多长时间,要害她早就动手了,怎么可能在她要下车的时候才动手呢。张高平不断地向解释,只要查下进出杭州两个高速的就知道我们根本没有作案时间。尽管两人多次提出要求,但是,在可查阅的卷里,没有任何警方调取的记录,而当年他们的律师王亦文以律师身份前往沪杭高速口调阅时,却被管理员告知,超出了两个月的保留期限,已经被。看不到,但是杭州对王冬的DNA检验报告出来了。在王冬8个指甲末端检出混合的DNA谱带是由死者与一名男性的DNA谱带混合形成,排除了由死者和犯罪嫌疑人张辉或张高平的DNA谱带混合形成。张高平当年的律师王亦文说,这表明王冬和张高平、张辉分开后,遇到一个陌生男性并遭到奸杀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当时杭州市中级认为:手指为相对部位,不排除被害人因生前与他人接触而在手指甲内留下DNA的可能性。浙江张氏叔侄冤案2004年4月21日,杭州市中级以罪一审判处张辉死刑、张高平无期徒刑。两人不服判决,提起上诉。这一次,张辉的二审代理律师阮方民和李华则在词中质疑:如果张辉是者,他就是王冬死前接触的最后一名男性。既然机关能够从王冬的指甲中检出更早时间另一名男子留下的DNA,为何不能从中检出在最近时间里张辉留在她指甲内的DNA?尽管明显,但是结果却出人意料地没有逆转,浙江省高级在终审判决中写的是:本案中的DNA鉴定结论与本案犯罪事实并无关联。2004年10月19日,浙江张氏叔侄冤案判处张辉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判处张高平15年有期徒刑。听到判决结果,张高平哭得瘫倒在地上。他对记者说: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坐牢,判我无期徒刑的时候我都没有哭,我以为我会被无罪,可是DNA结果都证明我们不是凶手,还说我们是凶手,还被,心里实在接受不了,太痛苦了。10年二审结果出来后,张高平被浙江省第二,张辉被浙江省第四。张高平说他在里不断,不服从狱里的各种,不断写信。我从来不,里有一套自己的管理方法,比如说见了,要说罪犯谁谁,犯了什么罪等等,我从来不说,我没有罪为什么要说?里要求学唱《歌》、《的心》手语歌,背38条,我也从来不做,打我也不做。他固执,告诉他没有犯罪,请帮他,写各种各样的上诉材料。在浙江省第二待了一年后,2005年,张高平被调到新疆石河子。在新疆,出工的时候要唱歌,什么犯罪教训永远要记牢,我不唱。抓我到室,问我为什么不唱,我就跟他们讲我的经历,新疆人不知道杭州到上海的线,我让家里人寄过来地图,对着和地图讲给听。在里干活,任务完不成要,牢头也打人,逼急了我就逃跑,这是里最头疼的事。冲过警戒线就算逃跑,我知道根本跑不掉,但是我这样做是要告诉他们,是你们逼我的,打我打到受不了我才会这样。逃跑是要加刑的,第二天把我送到严管队里,队长问我为什么逃跑,我就讲给他听,说我不想减刑也不想加刑,是逼急了没办法。2005年,勾海峰因为被抓,当年4月27日被判处死刑,看到消息的张高平怀疑真凶就是勾海峰。也是在江干区出的事,抛尸地点离那次很近,作案手法也基本上相同,我就在心里想是不是他。我当时就跟讲,还打电话、写信给我哥哥,叫他们去看看勾海峰有没有做DNA鉴定,如果做了,跟那个女孩子指甲里的DNA对上了,就知道我们是无罪的了。但是,最终也没有回应。张高平说。他在里不断,在遭受各种和的时候保重身体,希望有一天能重获清白,但是有一次却差点放弃。

 

浙江张氏叔侄出狱后图张氏叔侄冤案之根据张辉之父张高发的浙江张氏叔侄冤案,2012年2月27日,浙江省高院对该案立案复查后,

另行组成合议庭调阅案卷、查看,认真调查核实有关。为进一步查清案情,2012年7月,复查合议庭专程前往该案被害人安徽歙县老家进行调查,8月前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尔勒、石河子分别了张辉、张高平,并于2013年1月前往新疆将张辉、张高平换押回杭州核查。2013年2月6日,经浙江省高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张高发的符合《中华人民国刑事诉讼法》的,有新的证明原判决确有错误,决定进行再审。3月20日,浙江省高院在乔司对张辉、张高平一案依法进行了不公开审理(本案涉及他人隐私)。张辉、张高平及其委托的律师和法律援助律师到庭参加了诉讼。庭审中,合议庭依法组织检、辩双方进行了举证、质证,检、辩双方还各自发表了辩论意见。3月26日上午,浙江省高院公开宣判,认为有新的证明,此案不能排除系他人作案的可能,二审判决据以认定案件事实的主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国刑事诉讼法》之,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

 

聂海芬图

  结语:以上就是关于浙江张氏叔侄冤案的全部经过了,浙江张氏叔侄冤案这件事虽然过去很久了,给当事人带来的巨大的心里阴影,据了解当事人目前只想把当前害过他的人给抓起来!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