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雨夜屠夫林过云洗照片被抓 性器官照片上的指膜

  

抢枪了!抢枪了!部队大门对面,正在吃饭的香烟档老板看见后,当即大声喊道。此外,当时正在部队大门前扫地的一位清洁工也目睹了劫犯射杀哨兵和抢走的过程。

 

  雨夜屠夫这一事件是发生在1982年的的人体肢体案件,由于林过云犯案的时候大多数都是下雨的晚上,所以被冠以雨夜屠夫的称号,这个案子还被翻拍成电影过,这件事情非常的恶劣,轰动了整个,成为了的十大奇案之一。雨夜屠夫者第一名者陈凤兰是一名舞女,陈凤兰在1982年2.3号的晚上收工后跟朋友喝酒,醉醺醺的刚好拦到了林过云的的士车,林过云把她载到了土瓜湾住所楼下,随后返回家里取电线,将酒醉未醒的陈凤兰勒死,并且将尸体带回了家,第二天趁家里的人都出去之后,把尸体衣服脱了替尸体拍照,并且从者陈凤兰的钱包中取出500块钱,上街买了个电锯,随后将尸体肢解,并且为尸块拍照,并且把性器官放入胶盒用米酒防腐,在把尸块用包好了以后弃尸。

 

  第二名者洁是任职的收银员31岁,在982年5月29日凌晨5时20分下班,恰逢大雨所以达了林过云的出租车下班回家,在途中林过云用到死者,并且用电线勒死了洁,随后用外科手术刀肢解了尸体,将尸体的乳房阴部都完整的割下来放好并且进行了防腐处理,将剩下的尸块包好并且弃尸。林过云其后将陈凤兰及洁肢解尸体情况拍照带命名为严肃的秘密。

  第三名者梁秀云是任职的清洁工29岁,在1982年6.17号凌晨下班的时候搭林过云驾驶的出租车回家,不久。林将尸体带返家中拍照与录影肢解,带名为雨夜行动。 林过云为方便工作,将摄录机放在碌架床上,采用功能,拍下他的行动。 由于无需摄录机,林过云的肢解工作较上两次更仔细,他甚至将死者的腹部剖开,挑出肠脏,放在口中品尝。 林过云原有一尝人肉的冲动,但最后由于感到呕心而放弃。 肢体弃于铜锣湾大坑道山坡草丛。

  第四名者梁惠心是一名学生,年仅17岁。她在1982年7.2号晚上在尖沙咀参加完谢师宴,等出租车的时候上了林过云的出租车,林过云说,梁惠心是与他相处最久的死者。他对方之前,逼她戴上手铐,与她在出租车内交谈了很久,但是林过云最后还是选择了死者,并且将她的尸体奸尸,梁惠心是唯一被林过云奸尸的者,再进行肢解拍照录影。带名为第四次行动。

林过云洗照片被抓1982年8.18号的时候湾仔一间馆职员代客冲照片时,发现一些恐怖肢解的彩照,于是暗中报警。在暗中并且前来取照片的林过云,林过云被抓后谎称是替朋友前来取照片的,但是随后并没有发现他哪个朋友,在他的的士的时候,在车里发现了手铐和刀,并且随后在林过云的住处搜出了四十套录影,其中有三套拍摄的是林过云对女性死者进行尸奸以及肢解尸体的情况;又搜出女性性器官标本及女死者特写照片;还有工具及摄影机。其后林过云又带警方人员到铜锣湾大坑山坡草丛中,挖出两具女性尸体。

林过云过程林过云一直跟父亲,弟弟,妹妹和妹夫住在一起,并且跟弟弟住在一个屋里,因为跟弟弟协商过不允许随便碰对方的东西,所以他将舞女陈凤兰之后藏尸在床底下不担心被发现。

  林过云说他原名林国裕,童年的时候过得非常的不幸,而且跟家人的关系都非常的冷漠,父亲有三个太太,而且父亲对他的也非常的严厉,从小就动不动,所以成年后的林过云与父亲的关系非常的冷淡,也不与家人一起说话。

  林过云在法庭上说他第一个女子的时候没有什么感,因为是他觉得他自己是替天行道,并且觉得她该死,但是第二个第三个的时候他说他是上瘾了,但是他在说第四个死者的时候他说他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要杀他,在谈及第四名死者的时候曾经多次落泪。

案件审判结果该案于1983年起开审,经过20天的,4月8日,由七名男性组成的陪审团一致通过,林过云四项成立,被判处绞刑。当宣布判决结果时,林过云镇定如常,没有显露半点惊讶的神色。但由于自1966年11月16日后,再没有执行过死刑,因此,至1984年8月,港督会同行政局赦免林过云死刑,改判终身。

 

  因为没有死刑,所以林过云在也已经度过了跟多个年头了,林过云号称赤柱的四大之一,曾经有心理学家评判他说犯案只是为了满足不正常的性需求而已,不过也有的专家认为他智商常的高的,但是究竟他心里如何想的也不得而知。

  推荐阅读:中国十大魔 3年作案26起67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