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北齐开国皇帝高洋是如何虐杀群臣的,高洋醉酒后杀人肢解老婆妃子!

  公元前202年1月,刘邦、韩信、刘贾、彭越、英布等各汉军约计70万人与10万久战疲劳的楚军于垓下(今安徽灵璧县南)展开决战,汉军以韩信率军居中,将军孔熙为左翼、陈贺为右翼,刘邦率部跟进,将军周勃断后。

  要说历史上最多的皇朝,那就一定是南北朝中的北齐,从开国高洋开始,基本上后面的个个都是无道的主,难怪后面被北周一下子就灭了,毕竟开国高洋就没有带好头,。下面就随奇闻网去看看:北齐开国是如何群臣的,高洋醉酒后肢解老婆妃子!高洋架锅群臣

高洋架锅群臣

  高洋装了这么多年的羔羊,开始发飙了,露出了自己作为恶狼的本性,同时体内的神经病也开始慢慢发作。为了给别人以直观的印象,他别出心裁,在和朝臣议事的三台大光殿之上摆了硕大的一把锯和一口锅。 大家千万别以为他饭量大,随时准备锯柴做饭,这两件东西实际上都是他的凶器,只要看见谁不顺眼,马上就在大殿上开锯,锯完了直接扔锅里煮熟。

  整套作业流程科学合理,且效率极高。值得一提的是,高洋记忆力极好,谁干过什么,就是过了十年八年他也记得一清二楚。如果哪天心情不好,立马开杀。所以从前惹过他的、贪污过的、临阵脱逃过的,个个心惊胆战,纷纷提前写好,吩咐后事。至于那些没犯的,也都夹紧了尾巴,可就是这样,有时还是免不了一死,因为高洋同志还有个身份--酒鬼。

高洋

一言不合就群臣

 

  别人喝得酩酊大醉一般是遇到喜事、亲友来访和心情不畅,总之是因事恋酒。高洋则相反,天天喝酒,喝就喝醉,醉了还喝。别人喝酒以容器为单位,或是碗,或是坛,他喝酒则以时间为单位,基本单位是天。常常是从早喝到晚,又从月亮上班喝到太阳上班,估计他死的时候血管里都是酒。人醉了自然就不安生,高洋的举动就是,穆嵩、高隆之、李蒨之等等数不清的大臣都是他撒酒疯的品。高洋囚徒北齐文宣帝高洋将大镬、长锯、锉、碓等陈列在金銮殿上,每次喝醉后动辄以杀为戏,因为他从早到晚不停地喝,所以也就从早到晚不停地,宫女、宦官及左右不断在他的刀下,为了满足大人这一特殊嗜好,当时有献计让司法部门遂把判处死刑的囚犯送到,以供不时之需。

北齐高洋成瘾

  再到后来,高洋喝醉的次数越来越多,不够供应,就用正在但尚未判处死刑的囚犯充数,这种囚犯称做供御囚。对供御囚的是,无论走到哪里,都要跟到哪里,倘若3个月以内轮不上死,无论犯什么罪都可以无罪开释。

  北齐文宣帝高洋,讲究兴之所致,他的理由和方式也都奇而又奇。高洋叫人做了许多风筝,然后派人把前朝室721人,押上27丈高的金凤台,一个囚犯发给一只风筝,命令他们乘坐风筝飞去。有些人当场就吓死了,大部分风筝一离开金凤台,就连人带风筝一起摔得稀烂。有个叫黄头的,乘风筝从金凤台飞下,直到距离五里以外才毫发无损地降落。黄头正庆幸自己不死,高洋却不高兴了,马上派人将他押入,活活饿死。[!--empirenews.page--]高洋羞辱母亲暴打丈母娘

北齐高洋羞辱长辈

  据历史记载,高洋一次在后宫发酒疯,他母亲实在看不下去,便上前教训他了几句,高洋听到这些话异常惊讶和朕乃天子,岂容你个妇人来教训?随手就给了亲生母亲几个耳光。醒酒之后的高洋十分后悔,但是他并没有去找自己的母亲道歉,而是直奔丈母娘家中,命人将其丈母娘打了一百,还说:我醉酒了我的母亲,现在把你打一顿心里算是平衡了一点。高洋肢解老婆妃子曾经有那么一次,高洋喝得太多了,就爬到鹰台的房顶上来回乱跑,表演起高难度杂技来。这座鹰台高二十七丈,直耸云端,其他人别说在顶上跑,就是坐在都会头晕目眩,血压陡增。高洋不愧是杂技大家,跑腻了他就停下来跳舞唱歌,而且颇有节奏感,即兴开起了个人演唱会。那些太监、宫女、大臣们听着天籁之音,却个个吓得心惊肉跳,天!太前卫、太高难度了!就在大伙快要崩溃的时候,高洋突然不唱也不跳了,利索地从房顶上下来。

北齐高洋肢解老婆妃子

  就在他们以为高洋恢复的时候,只见大人以博尔特般的飞人速度冲进后宫,不一会儿怀里揣着鼓鼓囊囊的一块东西回来继续喝酒。陛下看来没喝多,大臣们终于放下了心,今天终于可以不了。于是他们继续交杯换盏,就在快吃饱的时候,高洋突然从怀里把那鼓鼓囊囊的一块东西扔了出来。顿时,与惊呼共一色,每个人刚才吃了多少此刻就吐了多少,因为高洋刚刚扔出来的是他最最宠爱的薛美人的一个零件--脑袋。

  原来,刚才神经病发作的高洋忽然想起薛美人以前是清河王的老婆,两人现在可能还在私通,就冲进寝宫,三下五除二就把她锯成三段。此时大厅里静悄悄的,就见高洋突然抱起脑袋开始号啕大哭,哭着哭着下了道命令:把薛美眉的髀骨取出来做成琵琶。于是,高洋的第二次个人演唱会开幕了,他抱着琵琶一边弹一边唱佳人难再得。高洋囚杀兄弟

北齐高洋手足相残

  在天保九年(公元五五八年),他的三弟高浚和七弟高涣觉得二哥太出格了,这么个搞法国家还能活几天呀?就去劝他要稍稍一点儿。兄弟们也是好意,劝一次还不碍事,劝得多了,高洋就烦了,把二人像牲口一样锁进铁笼里。这下二人吓傻了,知道这个哥哥不分对象了,坐在里天天等死。等来等去,有天突然看到高洋乐呵呵地来了。

  高洋估计刚喝了小酒,不错,竟然唱起歌来,还要两个弟弟跟着自己一起唱。俩人觉得活命有戏了,就跟着放情歌唱,高洋被兄弟三人的歌声得老泪纵流,顺手操起一把长矛就往铁里乱捅,歌毕,人毙,两个弟弟成了筛子。高洋一抹泪,来呀,放把火烧了。就这样,两个兄弟稀里糊涂就交待了。 12